河南工地埋4男童悲剧之后:小县城上演"灭火"连

2020-04-23 17:49  作者:木木  来源:

(原标题:封面深度 | 河南工地埋压4名男童悲剧之后:小县城上演“灭火”连续剧)

河南工地埋4男童悲剧之后:小县城上演灭火连续剧

4月18日,河南省原阳县盛和府小区土方堆放场内,突然发现4位儿童被埋压遇难,这起工地打围漏洞引发安全生产事故的致命悲剧,令人心痛。

4月22日,是事故发生后的第5天。尽管4位男童已于4月21日下午安葬,不过,随着神秘人推搡记者、被抢走的记者手机遭遇刷机、受害人直系亲属“失联”、温庄村突现多名“口罩人”等一幕接一幕上演的“灭火”剧情,再次让这座南临黄河、原本处于安全生产监管缺失质疑声中的河南小县城,在舆论旋涡中愈陷愈深。

悲剧

活蹦乱跳的男童与挖出的冷冰遗体

4月18日下午6时许,一则噩耗打破了原阳县温庄村的平静,“村子旁边的工地挖出男童遗体”。遇难男童有4人,分别来自三个家庭,最小今年5岁,最大今年11岁。还有两个孩子,一个今年9岁,一个今年7岁。

刘先生是其中两位遇难男童的父亲。他说,得到消息后,他赶到工地附近。不过,现场已封锁,执勤民警不让他进入现场去辨认。晚上时许,民警带着他和妻子,去了县公安局刑侦队,“只问了几个简单问题,然后填了一张关于孩子姓名、年龄、性别等内容的表格。”晚10时许,夫妻俩又去了工地现场。此时,刘先生看到了二儿子的遗体。

孩子母亲靳女士不愿相信这个事实。当天下午3点多,她还从集市里买了1斤半鸡块,给两个孩子加餐,直到下午4时许,两个孩子才出门。仅仅过去6个小时,两个活蹦乱跳的孩子,就成了冷冰冰的尸体。

孩子们出门前,还和妈妈打了招呼。当天下午5时,有村民曾看到孩子去村里一家小卖部,帮打牌的村民跑腿买过烟。

漏洞

围挡上的空隙与不让看的监控

埋压四位男童的工地,离刘先生家仅300米左右,与温庄村,也仅仅隔着一层绿色铁质围挡。

有村民说,孩子们本来是进不去工地的,但工地安全防护措施存在漏洞,因为“围挡上有多处空隙。”

据多位村民证实,四位男童就是从这些空隙进入工地的。村民们的“围挡空隙漏洞”说法,目前暂未得到官方确认。

工地的北门和西门,各安装了摄像头。事发至今,不论是村民还是男童家属,均未见过视频资料,“不让看,说是机密。但监控肯定能知道事实。”刘先生说,其实,他也只是想知道孩子到底为什么会被埋压。

追因

初步判断的死因与精准找到遗体

刘先生的疑问,原阳县政府通过官方通报,于4月19日给出过第一次答复。

通报称,经初步判断,孩子或因土方压埋窒息死亡。包括盛和府小区项目法人代表吴某、项目经理、施工方相关负责人及涉案司机等7人,已被控制调查。

通报给出死因的初步判断,家属们无法接受。有家属说,“土坑旁边的土块很硬,不可能塌方。”

同时,在综合一些细节后,有家属再次提出新疑问:下午5时左右,孩子们还活蹦乱跳。下午6时许,第一个男童的遗体被挖出。 这之间不到一个小时。“工地那么大,怎么就能那么精准的把孩子遗体找到了?”

4月21日,《新乡日报》微信公众号报道称,初步查明,涉事工地未取得《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》,属无证非法施工,涉事车辆为向后倾翻型后八轮自卸车,系违规作业。

河南工地埋4男童悲剧之后:小县城上演灭火连续剧

4月21日13时许,原阳县政府官网发布消息称,因在盛和府建筑工地“4·18”压埋窒息事故中负有监管责任,县住建局党组书记、局长孙国安和安全股股长王建刚被免职。县城管局(县城市综合执法局)党组书记、局长魏学义被启动问责程序。待该案查结后,将依据最终结果作进一步处理。

4月21日下午,四位男童的遗体,也被送到当地朱柳园村的一处陵园,准备安葬。“孩子平时的书包、课本和玩具都带上了。”

闹剧

推搡记者的人与被刷机的记者手机

让人意想不到的是,在陵园门口,一群不明身份的人上演了一出推搡记者的闹剧。

4月21日下午,四位男童在陵园安葬。经家属同意,多家媒体记者前往采访。可是,在陵园门口,一群不明身份的人不仅阻挠记者进入陵园,还推搡记者,甚至抢走了记者的手机。

据现场视频显示,在陵园门口,有记者就要进入陵园一事,与不明身份人士先发生口头争执,紧接着,这些不明身份人士与记者又有了肢体接触。

21日晚,原阳县宣传部卞姓副部长将记者手机送回,不过均已被“刷机”。

在回应“不明身份人士”身份时,卞副部长表示,有死者家属不同意记者采访,与记者发生冲突。当时有两名村干部在场,家属情绪激动,现场这些人也管控不了。

卞副部长的“家属说”,逝者家属予以否认。一名逝者家属告诉封面新闻记者,孩子们安葬时,亲属们都在陵园里面,没人在外面,“记者都是帮我们的,我们怎么会打记者,打了记者对我们有什么好处?”

另有媒体同行指出,卞副部长的说法,有明显逻辑漏洞。

卞副部长表示,关于“家属说”,他是从原阳县原兴街道办党委书记处得知的。对于手机为何在自己手里,卞副部长称,是其他人送来的,他并不知道送手机给他的人的身份。

原阳县街道办主任郭勇则称,事发现场有该街道办事处的工作人员,双方有误会有冲突。

4月21日深夜,新乡市市委书记张国伟在接受封面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,已成立调查组彻查“推搡记者”一事。

连续剧

缄默其口的家属与自称村民的口罩人

4月22日上午9时许,封面新闻记者再次来到温庄村。这是事发后,封面新闻记者第三次回访温庄村。

在遇难男童李某然家中,封面新闻记者只见到了其姑姑。4月20日晚,记者曾对其做过采访。与第一次不同,第二次面对记者,姑姑一改前日态度,三缄其口。

姑姑称,具体情况要孩子父亲才知道。而孩子父亲一大早就出门了。为什么出门?去了哪里?她表示“不知道”。

李某然家的隔壁,是刘家。记者来到刘家,家里只有刘家奶奶一人在家,孩子父母也不见踪迹。

与第一次接受封面新闻记者的采访时的悲愤态度相比,这一次,刘奶奶表现得冷淡了许多。刘奶奶说,“结束了,这个事情已经结束了。”

至于“如何结束的”?老人表示不了解,她没有过问这些事。孩子父母去了哪里,同样是“不知道”。

记者正准备离开, 一辆轿车驶入刘家庭院外。从车上,下来四五个人,他们“自称村民”,全部戴着“口罩”。封面新闻记者注意到,自事发后在温庄村采访期间,记者所见到的村民,几乎都没戴口罩。

河南工地埋4男童悲剧之后:小县城上演灭火连续剧△自称村民的人在刘家院内交谈

戴口罩人下车后,其中两人提着米、油等物品,走进了刘家。另外两个“口罩人”则询问记者身份。他们要求记者离开无果后,其中一人拨打了一个电话。

河南工地埋4男童悲剧之后:小县城上演灭火连续剧△自称村民的人提着米油走进刘家院子

悬疑剧

给记者安排的房间与没有召开的发布会

约十分钟后,又一辆轿车驶来。

这辆车上下来三个人,也全部戴着口罩。其中一个“口罩人”自称姓贺,职务是原阳县融媒体中心主任。

河南工地埋4男童悲剧之后:小县城上演灭火连续剧△自称村民的人提着米油走进刘家院子

贺主任称,他是来带记者去参加新闻发布会的。发布会地点,位于离温庄村2.5公里外的黄河稻夫假日酒店。

贺主任还表示,目前,县里已成立调查组,正在调查“记者采访遭推搡”一事。据他了解,推搡记者的人,“有村民也有工作人员。”

几分钟后,记者跟随贺主任来到黄河稻夫假日酒店。不过,贺主任并未带记者到“新闻发布会”现场,而是安排人把记者带到酒店四楼的房间。

贺主任解释说,这是给记者安排个地方休息一下,“一会儿有什么事情,再通知你们。”

对此盛情,封面新闻记者予以拒绝,并离开房间来到酒店大堂。贺主任则一路跟随着。见此情形,贺主任表示,记者如有采访问题,可以发给他,他可以代问。

于是,封面新闻记者给贺主任发去八问,分别是:娃娃死因是否查明?娃娃已下葬,赔偿金是多少?是否还有官员被问责?推搡阻扰记者的人究竟是谁?卞副部长为什么说是家属打人?为什么禁止记者进入陵园采访?被抢走的记者手机被刷机是谁干的?调查组组长是谁?

时至记者发稿,贺主任所述“新闻发布会”仍未召开,而封面新闻记者发去的八问,贺主任也未给予任何回应。

   
友情链接: